中国人的一天:“出村”的路上,我们照亮彼此

中国人的一天:“出村”的路上,我们照亮彼此

江西遂川县朱溪村,代课老师陈久生把放学的孩子们一个个安全送到家后,独自漫步在被路灯照亮的乡间小路上,心中泛起一丝憧憬:现在村里路修好了,路灯也有了,将来也许会有更多年轻老师来大山,陪伴孩子们成长。

陈九生所在的朱溪小学地处深山,以前夜晚漆黑一片,加上山区路上常有蛇虫,孩子们上学不仅危险,还担惊受怕。

去年12月,摄影记者戴继民到朱溪村采访报道,并在腾讯公益平台为村里募集到了100多万元,用于修建山村路灯。到今天,第一批110盏路灯已在珠溪乡安装完成,孩子们的上学路被照亮了。

被“照亮”的不仅是朱溪村。今年99公益日前夕,腾讯公益、腾讯新闻联合推出“出村记”策划,发动全国各地媒体和摄影记者,走访了数百个处于困境中的村庄,通过媒体报道与公益力量相结合,聚集社会各方力量帮助村庄脱贫、出村。

撰文/阳关 编辑/袁乐 周维

“出村记”策划团队/腾讯新闻 腾讯公益

合作媒体/中国网、中国摄影报、北京日报、重庆日报、江西日报、新京报、中国江西网、红网、三峡日报、楚天都市报、合肥晚报、春城晚报、长沙晚报

一 、悬崖村村民:把蜂蜜卖出去 让孩子走出去

2016年,新京报记者陈杰报道了地处四川大凉山的“悬崖村”勒尔社后,让外界认识了一群每天在落差800米的悬崖上爬藤梯上下学的孩子。

报道发出后不到半年,“悬崖村”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:藤梯被钢梯替代、4G网络覆盖、新校舍建成……2016年底,大部分村民都通过产业扶贫实现脱贫。

勒尔社之后,凉山州排查发现19个类似的“悬崖村”。今年,陈杰第五次前往“悬崖村”,爬上与勒尔社相邻的瓦伍社和特土社,发现这里的现状也亟待改善,政府干预以外,社会帮助也非常重要。

在瓦伍社,18岁的俄拉日和两个弟弟妹妹是孤儿,他们的父母都因生病未能及时送医去世。如今,父母留下的36个蜂箱成了三兄妹最重要的经济来源。

但是“悬崖村”的野生土特产在当地卖不上价,因为出村路途艰险,当村民们把货背到山下,小贩知道他们不可能再背回去,通常都会压价。所以,通过网络把“悬崖村”的蜂蜜宣传出去,卖个好价钱,成了俄拉日最大的期盼。

特土社在三个连片“悬崖村”中相对来说重视教育,村里曾经走出过博士、研究生、大学生,但因为环境的制约,一些村民的观念仍未转变过来。

11岁吉巴伍呷患有小儿麻痹症,双手抓笔困难,但她聪明,学习刻苦,在班里的成绩数一数二。2017年吉巴伍呷的爸爸去世,妈妈的想法是,让吉巴伍呷读完小学就找个人家嫁出去,用彩礼钱给哥哥找媳妇。这在当地属于“传统”。

“悬崖村”风景优美、特产丰富,却因为现实的阻隔、经济的落后,人和物都难以走出去。

随着精准扶贫的推进,特土社和瓦伍社已被纳入“易地搬迁”规划,勒尔社将进行旅游民俗村落建设。

“出村记”系列故事推出后,有更多民间力量汇聚——俄拉日收到了数百位网友的蜂蜜订单;腾讯新闻联合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在腾讯公益平台为“悬崖村”贫困学生发起的助学项目,已收到超过1.5万人的爱心捐助。

二、明星李光洁:让孤岛村医的出诊路不再黑暗

“出村记”聚集了社会各方力量,除了像陈杰、戴继民这样的专业摄影记者,明星也加入其中,试图助公益扶贫一臂之力。

8月19日,演员李光洁作为“乡村医生守护者”,探访了安徽金寨“孤岛村”的水上村医余家军。“他为何把卫生室建在船上,又究竟如何出诊看病”,李光洁对余家军的故事充满好奇。

余家军所在的安徽金寨县麻埠镇齐山村海岛村民小组,被响洪甸水库包围,陆路不通交通闭塞,医疗资源特别匮乏,42岁的余家军便是这里唯一的乡村医生。

“一个人、一艘船、两座岛、二十年、一千多位村民,余家军用一句‘习惯了’概括他长达20年的坚守,但‘习惯’这两个字背后有太多没有说出的艰辛”,李光洁探访过后感慨。

余家军的电话24小时待命,他的船被村民们亲切地称为“水上120”。由于岛上没有路灯,夜间余家军行船出诊只能靠手电筒。有一次他在夜间大雾天出诊,回程时无法看清方向,最后船只生生撞到山边。

在探访中了解到这个问题后,李光洁与同行的公益伙伴勘察了岛上的地形,研究安装路灯的可行性,并在腾讯公益发起“孤岛暖灯计划”,筹资为当地援建18个太阳能路灯。

三、北京周边贫困老人:第一次来天安门

中国人的一天:“出村”的路上,我们照亮彼此

我们关注偏远的山村,也同样关注大都市周边、繁华暗影之下的需要帮助的人群。

64岁的郝占国出生在河北省邢台市隆尧县北楼乡重贤村,他双腿残疾,只能用手撑在地上移动,村里人都叫他“爬爬”。

从小体弱多病的他,三十多岁时偶然学会了靠打戒指谋生,但后来不时兴打戒指了,郝占国就失业了,只能在家里靠包装殡葬品赚点小钱生活。

“出村记”用十余篇报道呈现了北京周边贫困老人的生活。郝占国虽然残疾,但性格乐观,他觉得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已经熬过去了。唯一让他感到遗憾的是住在北京附近,却从未去过北京。

中国人的一天:“出村”的路上,我们照亮彼此

了解到很多生活在北京周边的贫困老人都有这样的愿望后,今年9月4日,我们与北京扶老助残基金会邀请了首批10位贫困老人游览北京。第一次来到北京的郝占国很开心,他和其他9位老人在志愿者的帮助下,游览了世园会景区,参观了天安门、故宫博物馆等景点。

而通过腾讯公益平台为这些老人所筹的近20万元款项,北京扶老助残基金会将至少为100位老人提供每年2400元的生活资助金及定期的爱心志愿服务。

四、被照亮的彼此

中国人的一天:“出村”的路上,我们照亮彼此

溜索村、悬崖村、孤岛村、干旱村、纤夫村、赶集桥村……“出村记”探访的乡村遍布全国,累计为贫困村筹款1000多万;参与到其中的不仅有媒体、记者、公益界人士,也有村干部、明星、志愿者……每个人都散发着自己的能量。

扶贫书记程进,对此深有感悟。他所服务的安徽巢湖市夏阁镇元通村,因为4年前的一场山洪冲毁了村里的赶集桥,不仅留守老人外出赶集提心吊胆,离学校远的孩子更是需绕道3小时才到校。这成了程进的一块“心病”,他在99公益日期间,为村里发起了募捐项目,看到资金在1元、10元、100元的累积下逐渐上升,他欣喜不已;看到偶尔有人捐助了1000元,又担心给捐赠人造成负担。这也让程进对公益有了更深入的思考——公益是“源于公,益于民”。它最重要的品质,是把一件看似昂贵奢侈的难事,变成只要人人贡献一点就能办成的易事

记者陈杰,关注“悬崖村”3年多,5次前往,上山已有15次之多。第一次去时,他甚至把身上的6000元现金都捐给了当地村民。这一次在采访连片“悬崖村”时,他看到村里的年轻人为了村民进出安全,义务修理天梯,没有一分钱报酬,各吃自家饭,也深受启发,他说,“很多事情,行动和旁观是个人选择,如果能施以援手的,就去做,从心底出发”。

演员李光洁,将自己的“星光”带到孤岛村,呼吁更多社会力量关注、帮助乡村医生群体,自己也为余家军的坚守打动,他说:“我从余家军身上看到中国男人的责任和担当”。

朱溪村的路灯亮了,代课老师陈九生期盼着有新同事到来;元通村筹到修桥资金了,扶贫书记程进保证“会用好每一笔捐助,把村民的桥修好”;齐山村的“孤岛村医”余家军,在出诊路上也看到了曙光;“悬崖村”的孩子获得助学补助后,离大学又近了一步……

脱贫路上最后一公里,爱与温暖一直都在。

文章来源腾讯新闻,建议下载腾讯手机新闻客户端浏览

当前:

中国人的一天

推荐:每日轻松一刻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

上一篇:中国人的一天:学校严重缺老师 11位校长杀猪宰羊只为多“抢”一个支教老师

下一篇:中国人的一天:他们为鱼做整容,送去选美比赛,奖金高达18万